环亚ag

在黑夜的尽头,在死亡的边缘延安接纳了这支特殊的队伍这八颗不灭的不屈火种重又加入了燎原之势红军的名册里,永记他们的姓名已经是第七天了,脚步仍在大山中徘徊已经是秋尽冬来了,冷风浸透阴雨的天空衣服被树枝拉撕成布条条草鞋在脚板下变成一条条草绳祁连山啊,连绵成无尽的屏障云一层,雾一层又一个战友倒下了,留在进军路上用山土合着眼泪掩埋用松枝和野花掩埋剩下的八位战士,挥泪告别手握树杖,你搀我扶又穿行在林海的深部挣扎在生命的底层这是一支行军掉队的特殊小分队他们有的身负重伤,伤口在流血他们有的染病,身体弱不经风但他们的心没有受伤,没有生病他们决意踩着主力部队的脚印走走出茫茫祁连山走向革命的光明山无尽头,有脚步丈量干粮已无,有野菜山果充饥在茫茫大山里行走,没有指南可愁死了一个个年轻的士兵怎么办?往哪走死寂的祁连山大山啊,静寂无声是谁说:革命,向左,向左心中闪过延安的宝塔,延河的水声党中央就在延安啊毛主席就在延安啊红军主力就在延安啊眼前,划开一道天空蓄了长胡子的班长大声喊“要革命,向东走!”“要革命,向东走!”山也应,水也应八条铁汉挺起胸膛继续上路心儿向东脚步向东“要革命,向东走!”这是一首诗,浩然正气之诗这是一首歌,所向无敌之歌心中燃烧着一团熊熊烈火劈开祁连山的千年恶梦留下一串红军战士的赤子血印在黑夜的尽头,在死亡的边缘延安接纳了这支特殊的队伍这八颗不灭的不屈火种重又加入了燎原之势红军的名册里,永记他们的姓名

  • 博客访问: 22046
  • 博文数量: 979
  • 用 户 组: 普通用户
  • 注册时间:2020-07-08 02:58:43
  • 认证徽章:
个人简介

”心情沉重过天空含雨的乌云担当胜过面前的大山重重我看到山路上的一个身影他紧皱眉头思绪重过山顶的乌云张闻天手拄竹竿点点踏踏想到遥远的涅瓦河想到革命燃情的莫斯科心怀壮烈热血青春但徒有书本上的马列还缺少火的熔炼泥土的浸润复杂的斗争漩涡难予驾驭他想到一个雪夜三年前归国的一个雪夜握别苏联同志的护送他与杨尚昆一起奔赴上海迷惘无助中奇遇党内人那时六届四中全会刚刚结束博古悄悄来到他们的住所自此他找到了根也就从此他跃升中宣部长……政治局常务委员……政治局委员和书记处书记重担压身难以自脱他终于被这场斗争推来推去红军陷于楚歌之中突围……夜色里细雨中摇晃的疲惫的散兵泞滑里移动的辎重身后敌人的冷枪冷炮前方暗索高山万重……他狠狠追问:“这就是我所要的吗?”显然在这之前是个错误一次争吵声犹在耳对方是博古焦点:广昌战役反敌人五次“围剿”敌强我弱鸡蛋石头李德与博古亲临前钱炮火中红军败下残阵张闻天说:“不该拼消耗!”博古说:“事后诸葛亮!”张闻天说:“应见机行事不该硬拼!”博古说:“你是说‘人们不该拿起武器?’这是普列哈诺夫的机会主义……”两副近视镜后面的眼睛瞪得胀圆他们不是个人意气之争是出于为革命的好心张闻天又想起毛泽东他是个有智有谋的人那时两个受到党内排挤的人在地方政府的板凳上坐到一起天意良缘沙洲埧毛泽东的住处大樟树枝高过墙为张闻天住处撘一片绿荫就是这片绿荫带来暑天的清爽就是这片绿荫使两颗心紧紧靠拢那是一次又一次的推心置腑那是一次又一次的友谊交杯在一支香烟的缭绕中张闻天倾听毛泽东——说民事:“我喜欢在下边跑群众的生产和生活问题盐巴和米的问题房子和穿衣的问题生小孩的问题……如果这些问题解决好了群众就拥护我们拥护革命把革命当作他们自己的事长冈乡的群众说的好‘共产党真正好什么事都替我们想到了!’”

文章存档

2015年(85)

2014年(900)

2013年(654)

2012年(479)

订阅